【深圳的士票】专车真不是出租车的敌人啊,公共交通才是

人气:81时间:2020-05来源:深圳出租车票,深圳的士票_东信票务网

专车是出租车的“敌人”?公共交通才是。

沈阳出租车罢工了,杭州出租车钓鱼滴滴司机,广州冲击Uber总部了。自去年年底开始,出租车和专车之间的冲突新闻不绝于耳,隔三差五刷下屏。这两天,远在彼岸的法兰西人民积怨奋起,抗议Uber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生计。

在人们心目中,俨然刻画出一幅出租车司机和专车司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仇人一见就要打起来的场景。但实际上,真是这样么?

“现在专车司机也难做。如果没有补贴,兼职司机想挣全职的钱,根本不可能。我朋友开专车的,不算补贴,一个月刨去开支也就四五千块钱。轻松是他轻松一点,没有订单的时候,就坐在酒店大堂里蹭空调,很无聊的,还不如我整天街上跑跑有意思。”今年是小陈师傅开出租车第五年,一问他“恨不恨”专车司机,他这么说。

“不过你说影响肯定还是有的。这两个月收入下降了不少,特别是5月3日以后,我记得很清楚。这天,滴滴突然大力补贴。现在一个月收入比打车软件补贴最高时少了40%吧,但跟以前没有补贴的时候比起来,也没少那么多,差个15%—20%吧。”说起这个话题,出人意料的是并没有太多的牢骚和臆想中的剑拔弩张。对于80后司机来说,他们更乐于接受变化而不是反抗与敌对。

“转行去做专车司机?也有想过。”小陈师傅坦率地说,“但一方面是要考虑如果以后补贴没有了,专车司机还好不好做。而且专车司机现在很多是带车入伙的,成本跟交份子钱差不多。另一方面,说实话,这两年出租车行业一直不景气。你看,私家车太多了。而且这两年公共自行车推广以后,起步价很少有人打了。以前鼓楼这里绕一圈很多的。地铁以后也会逐渐开通,这些对收入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我个人经验,对收入影响有10%左右。”

根据《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4年年末全国私人轿车总数为7590万辆。而在2004年年末,这个数据是600万辆——10年间,足足增长了11.65倍。

公共交通是各地政府的工作重点。从出租车司机的描述中,反而能从另一面看出,公共交通对于人们出行的积极促进作用正在显现。在环保、健康理念的不断宣传和潜移默化下,公共自行车切实地成为了一个有效的短途交通工具。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出租车和专车是站在一边的,公共交通和私家车才是另一边儿。未来城市交通系统的发展趋势,是规模性的轨道交通线网与BRT系统、常规公交等有效方便地衔接,服务范围的扩大会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出行结构,并实现出租车、社会闲置车辆更有效的调动。这样不仅方便市民出行,更会缓解交通压力,同时,留给出租车司机的生意也会越来越少。

说话间,小陈师傅带我转入了路边的一条小巷。市中心的一片待拆迁的无人区老房子,石凳、水井,这些过去的回忆掩在爬山虎的蔓藤中,而路中间一株百年古树被石阶保护起来,来回的车子都要绕着走。这是一个快步向前发展而又不失温情的城市。消失、变化、保留,对这些小街小巷了如指掌的出租车司机,熟知这个城市的过去。未来是否还有他们有一席之地?

每个城市的出租车都承载着一个城市的独特记忆。


Sherlock里,颇具英国绅士风度的黑帽子出租车驶过贝克街221B的画面,是我对伦敦这个城市最深刻的印象;Sex and the City里,Carry在寒夜穿着高跟鞋在街边招手出租车去找Mr.Big,黄帽子CAB和灯红酒绿的夜景是我对纽约最初的印象。

现在,纽约市的Uber车辆总数已经超过出租车。不知若干年后,这些经典的城市场景,是否会像Carry手里的翻盖手机一样,只存留在影像中?

在电影《李米的猜想》中,周迅扮演了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镜头真实记录了她自己换轮胎、追着客人要车费、以及在路上憋到尿急的出租车司机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