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春帆楼赌局:甲午战争的财政密码?

人气:66时间:2020-05来源:深圳出租车票,深圳的士票_东信票务网

伊藤博文与陆奥宗光在第二天前往广岛复命,听说码头上挤满了为他们送行的人群,栈桥都不堪重负塌了上来,搞得陆奥宗光险些掉进海里,把本来要呈给天皇阅读的公约原件也打湿了。







这是一次典型的日本式的成功:落后时隐忍、追逐时务虚、竞争时谦卑,待到有隙可乘,便猛地显露獠牙,火中取栗、釜底抽薪。







算上清政府日后领取的3000万两“赎辽费”,日本通过甲午和平一共取得了2.3亿两白银(约合3.56亿日元)的赔款。其中,7895.7万日元被作为军费支出,用来填补和平时期从央行的借款,以及挪用的国库款。







松方正义——这位和平时期的财政指挥官在战后重回大藏大臣之位,作为日本明治维新时期近代财政零碎的缔造者,松方正义一手推进了日本的土地公有化和货币发行,并在1882年主导树立了日本央行,趁势打击了由于滥发纸币形成通货收缩的官方金融机构,让中央政府牢牢把握了财政自动。







依照历史学家估算,甲午战前日本的财政支出占到国民总支出的20%,而清政府的数据还不到3%,在和平完结两年后,清廷才着手组建了第一家银行。







重掌财政后,松方正义心愿应用巨额赔款来欠缺日本的铁路、通讯网等根底设备,但被成功冲昏头脑的军方却提出了一个靠近3亿日元的新裁军计划,最终招致了松方正义的辞职。







他的继任者渡边国武依照军方要求,制订了2.77亿日元的军费估算,这象征着清廷的赔款简直都都被用来施行裁军。本来主张“疗养民力”的民选政府也被军方的和平激情感化,同意了新的增税计划与公债发行,这些钱都瞄准了他们下一个假想敌——俄罗斯帝国。







清廷的财政零碎则在战后开端彻底解体,巨额的内债以及起初的庚子赔款最终拖垮了这个溃烂的封建帝国。而在真正的烽火打响之前,中日两国财政上的博弈就早已分出了输赢。会谈桌前李鸿章与伊藤博文的一番对话,恰似这场幕后硝烟的概括:







“日本开火以来,未借洋债;中国已借数次,此日本富于中国之明证。”



“此非日本富于中国,日本稍知理财之法。”







明治维新后的日本通过“国度信誉”这个古代财政工具,在和平中最大化应用了金融杠杆,这面前,则是一个强势、稳固的中央政府。而战场另一边,中央与中央短暂的决裂也拖垮了帝国的财政零碎,与其说日清和平,倒不如说是日本与直隶省的和平,与李鸿章的和平。







下关的一个月也是李鸿章政治生涯的转机点,他成了紫禁城的人心所向,在辱骂声中渡过数月,最终借病遁隐津门。







下关会谈的五十年后,狼子野心的日本军队在中国与太平洋战场片面溃败,随同两颗完结和平的原子弹与天皇的《终战诏书》,台湾也终于回归中国。







过后,欣慰若狂的台湾民众马上提笔写信给对岸的冤家和亲人,但通过五十年的日文教育,许多人早就忘了中文字词语法,日文反倒信手拈来,只能凭着仅存的记忆,硬写出几个还没遗记的中文词。







保留到明天的书信里,标准的日文和歪歪扭扭的汉字挤在一同,混淆着横跨半个世纪的辛酸与喜悦。







在庆贺成功的狂欢中,历史学家陈寅恪也难掩兴奋,写下了一首《春帆楼》:







取快恩仇诚太浅,指言果报亦茫然。当年仪叟伤心处,照旧景色海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