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士票在哪里购买

人气:175时间:2021-03来源:深圳出租车票,深圳的士票_东信票务网

  2020年2月5日凌晨2点31分,武汉一位77岁的老教师,发出了人生当中的第一条微博。

  

  他叫老苏。

  

  老苏的女儿,因为这次疫情,已经去世。

  

  他和他72岁的妻子,还有女儿留下来的13岁外孙女,全都被感染。

  

  而此时,他唯一的儿子,正在一线加班加点焚烧医用垃圾。

  

  他忍着病痛,上微博,发出求救信息,是为了给13岁的外孙女,寻求一线生机。

  

  从“你好”,到“呼喊”。

  

  绝望中仍然保持着体面。

  

  老人打字时的心情,我没法细想。

  

  这些日子我一直劝自己保持理性,但还是没忍住,有点儿崩溃。

  

  想到的前两天写的那篇文章,底下有一条留言,我们的读者说:

  

  不知道这次疫情将会造成多少人一辈子的遗憾……

  

  这个问题我也没有答案。

  

  我能真真实实感受到的是,普通人在这场疫情之下的切肤之痛。

  

  微博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求助信息。

  

  很多时候,我都不敢点开去看。

  

  他们之中,有感染者,有感染者的家属。

  

  有无法相见的恋人。

  

  有失去工作的成年人。

  

  每个普通人,都被影响着。

  

  怀孕5个月的医生,被告知胎儿有风险,但还在轮值24小时的班:“医院太缺人了,我不能请假,对不起我的同事们。”

  

  这是个快当妈妈的女生。

  

  90岁的老婆婆,为了在定点医院给自己已确诊的65岁儿子要到一张床位,在医院独自守了整整五天五夜,儿子送进病房的那天,老婆婆要来纸笔给儿子留言:“要活下来!”

  

  这是个垂垂老去的婆婆。

  

  买不到口罩的老人;

  

  拉不到客人的司机;

  

  回不了家的父亲;

  

  交不出房租的商人。

  

  被山压着的,不只是生病的人,也包括那些没有被感染但被“牵连”着的人。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成了一座山。

  

  以前听到这句话,体会还不深。

  

  这一次,才真正让人刻骨铭心。

  

  他们都不过是疫情之下的无辜者啊!

  

  他们原本不必遭受这些的。

  

  作家熊启德说:

  

  一个人此刻被陷入这样的绝境,这特么的不是此刻的问题,是上一刻,再上一刻,最初一刻……

  

  每次想到这里都想骂人。

  

  1月31日21点,“守护者后盾行动”项目,基金会拨付第一笔10万元“特别贡献奖”款项,受益人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

  

  支持理由是:他是一个对工作认真负责,真实而敢于说出事情真相的人,他的行为客观上让更多人对病情有了提前的防范。

  

  他当然值得这一切。

  

  但底下还有一条评论,我印象深刻:我们不能因为纠错能力强,就忘记了本可以不犯错。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乌穹之下,没有幸存者;

  

  人可以隐瞒,但病毒不会。

  

  倘若17年前的“非典”没让我们明白这个事实。

  

  那么17年后的“肺炎”该让我们明白这个事实。

  

  奈何现实总是脱离于期望之外。

  

  我知道的是——

  

  四川雅安,一确诊患者治疗中多次隐瞒自己途经武汉汉口返回雅安事实,致治疗中30多名医护者密切接触。

  

  山东潍坊,一患者隐瞒情况致68名医务人员被隔离。

  

  福建晋江,一男子武汉返乡谎称菲律宾归来,赴宴致4000人留院观察。

  

  病情潜伏期间,他参加了闽南习俗的进主宴请,而那场盛大的祭拜活动,有3000多人参加。

  

  他不仅在英林镇活动,还跑到附近的东石镇参加婚宴,那场婚姻有近1000人参加。

  

  和他有过密切接触的7人,已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而参加这两场活动的4000人,都被居家隔离,接受14天医学观察。

  

  直到自己也被确诊新冠肺炎,他才改口称: 自己是从武汉返乡。

  

  从雅安,到潍坊,到晋江。

  

  这不是数字,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一个人隐瞒,一群人遭殃。

  

  比吃野味更让人寒心的是,是那些明知自己感染或可能感染,还故意跑出来的人!

  

  加缪在书中谈到:

  

  与灾难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

  

  而撒谎就是埋雷。

  

  雷爆时,无人能够幸免,包括当初埋雷的那些人。

  

  他们之中——

  

  有人因为隐瞒病情,失去最佳治疗机会。

  

  有人因为隐瞒病史,导致社区和卫生部门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而把病毒传染给自家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一家人都成了感染者。

  

  这样的新闻,屡见不鲜。

  

  《鼠疫》中有一个情节:

  

  奥兰城封城后,该省的其他地区,很快就把奥兰城来的人看作洪水猛兽,歧视、打压他们。

  

  而这导致许多从奥兰城出来的人,不敢说自己是奥兰城的,这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因为春节和疫情,500万人离开了武汉。

  

  500万人固然庞大,我们不能不警惕。

  

  但我们应该明白,比这种庞大更可怕的是——

  

  来自武汉的人们因为怕受到歧视而隐瞒信息;

  

  而各地把所有武汉和湖北人都当成“病毒传播者”,不问青红皂白。

  

  这种互不信任,才最让人难过。

  

  还记得那个令很多人都泪目的货车司机吗?

  

  他叫肖红兵,湖北天门市人。

  

  自1月7日从湖北荆州出发送货,到1月29日,整整22天没有回过家,连春节都是在高速公路上过的。

  

  当初离开家的时候,他还对这次疫情一无所知。

  

  直到情况突然变得严重,“鄂”字开头的车在大家眼里变得分外敏感——

  

  服务区不让停,高速路也不让下。

  

  他就这样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一个多星期。

  

  当民警询问他,为什么把车停在应急车道上,他一脸抱歉,又一脸无奈地解释:

  

  “我真的太累了,太累了。

  

  有时候开着车都快睡着了。

  

  我只能用手打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我手上的钱也用光了。

  

  回湖北也不能回。”

  

  说着说着,便忍不住哽咽起来……

  

  他说自己唯一的奢望,是有个地方让他停下来;

  

  睡一觉,吃一口饭;

  

  然后等待能回湖北的那一天。

  

  看完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我们口中所谓无聊的家,是他做梦都想回去的地方啊!

  

  可是没有办法。

  

  疫情当前,回不去。

  

  疫情当前——

  

  “武汉加油!”

  

  “武汉人不得入内!”

  

  这两种声音,在网络上和现实中,交替出现。

  

  不该是这样的。

  

  我们需要防的从来都只是病毒,而不是武汉人。

  

  他人的健康是健康;

  

  自己的健康是健康。

  

  武汉人是人。

  

  你我是人。

  

  我们的世界——

  

  不应是司汤达在《红与黑》中写的那样:

  

  我爱真理。

  

  但真理在哪里?

  

  到处是尔虞我诈,到处是招摇撞骗。

  

  这些天常常听人说:

  

  病毒是面照妖镜,各路自私与善良,各路凉薄与温情全都一览无余。

  

  有人隐瞒真相;

  

  有人制造恐慌;

  

  但所幸,有人明辨是非,有人善良温柔。

  

  文章写到这里,想给你们分享两个真实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呼和浩特一名女出租车司机。

  

  1月30日,在被确诊新冠肺炎后,第一时间停运,并通过微信支付,梳理出了一份1月18日到30日乘坐自己出租车的乘客名单,一共142人。

  

  找到他们,只是为了说一句:

  

  对不起,我病了。

  

  希望乘坐我车的你们,千万别掉以轻心。

  

  发现发热、咳嗽、无力的症状,赶紧联系当地疾控中心,规范就医。

  

  没有撒谎,也没有埋雷。

  

  自己中了招,还拼命忍着惊慌,不让病毒蔓延。

  

  勇敢说出真相,杜绝更多人的恐慌。

  

  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温州一个餐厅的老板。

  

  快过年时,他从温州开车去江西探望朋友。

  

  本打算在那边住两天就回,后来刷朋友圈发现,温州疫情严重。

  

  但这时不止温州,连他朋友的村子都封了。

  

  没带身份证,住不了酒店,只能住车里。

  

  原本打算等情况慢慢缓和后,再回温州。

  

  没想到随着疫情的扩散,他就这样住在了车上……

  

  啃干方便面,啃到口腔溃疡。

  

  去超市买东西,被举报,抓去做检查。

  

  拿着当地卫生院长开的健康证明,他重新上了回温州的高速。

  

  但温州封城了,回不去。

  

  这之后,服务区成了他的家。

  

  他想在那里找个住的地方,但被拒绝。

  

  他想向保洁阿姨借个电,煮碗粥吃,依然被拒绝。

  

  后来是保洁阿姨的老伴儿悄悄把他拉到一边,说可以到他的休息室煮。

  

  把他激动坏了。

  

  掏钱,送酒,人家都不要。

  

  衣服汗津津,是人家找地方给晾干的。

  

  半月没开荤,是人家找机会给投食的。

  

  他在朋友圈里写:

  

  今晚,老大哥给我带了一条鱼,说是食堂打的。

  

  他肯定是把自己的那份给我了。

  

  因为食堂一般不可能打两条鱼。

  

  一碗粥,一条鱼,成了他这段时间最大的满足。

  

  他说:“等这件事情过去,一定专门回来感谢老大哥。”

  

  没有驱赶,也没有歧视。

  

  自己很艰辛,还拼命想着办法,不让别人受苦。

  

  默默伸出援手,搭救陌生人于水火。

  

  疫情肆虐,没人是座孤岛。

  

  每个人都在治愈与被治愈。

  

  我想,不论是勇敢站出来的女司机,还是默默搭把手的老大哥,连着千千万万的我们,都清楚地知道:

  

  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病毒,而不是同胞。

  

  灾难之中,不论身处何方,不论身处何地,我们都是生死之交的战友,而不是相互提防的敌人。

  

  这一路走下去,是得靠着相互救赎,才能等到春天啊!

  

  永远无法忘记,一条寻求床位的求助微博下,有人回复道:

  

  “我家人今天下午已故了,不知是否会多出一个床位。妹妹打电话问问吧。”

  

  很心酸,也很温柔。

  

  想到那句话:

  

  日子很丧,但善良的人依旧。

  

  他们还在相信,我们为什么不呢?

  

  江苏江阴,73岁的徐阿婆,拿着捡垃圾攒到的9000元想捐给武汉。

  

  村支书不肯收,因为知道阿婆赚钱不容易。

  

  阿婆却坐在那里,急得得掩面大哭。

  

  阿婆,别哭了。

  

  这钱沉甸甸,不能要。

  

  但您的心意,我们已经妥善保管好。

  

  广东佛山,一位老人家放下一沓现金就转身离开,民警一路追到老人家门口把钱退回,但还是被奶奶那番话深深打动:

  

  “一点心意支持国家,希望科研人员早日研发出药物,抑制住疫情。

  

  这么好的国家,想继续好下去,继续建设好,继续繁华。”

  

  奶奶,请放心。

  

  我们会挺过去。

  

  这繁华,还会如您所愿。

  

  河南嵩县,这里是国家级贫困县。

  

  村民得知武汉疫情时,自发找到村书记,想给武汉捐点物资。

  

  因为联系不到刨葱机械,30个村民徒手硬拔了3天,刨了十万斤大葱送到武汉。

  

  最广袤的大地上,有最赤忱的人民。

  

  四川汶川,一位村支书带领11位村民,驾驶6辆卡车,载满100吨新鲜蔬菜驰援武汉。

  

  他们说,2008年,5·12地震发生后,汶川100多名伤者被送到武汉市多家医院,接受免费救治,无一感染,无一去世。

  

  他们说,作为汶川人,最应该感恩。

  

  但连日来,我们看到的穿梭的,奔波的身影,又何止是汶川人。

  

  建设火神山医院的工人,刚发了7000快钱工资 ,他就全花光了——

  

  他买了牛奶,送给了战斗在一线的医务人员。

  

  武汉一位姓秦的农民师傅,骑电动三轮车40公里给医疗队所在的酒店送了24箱新鲜蔬菜。

  

  天冷,他不会导航。

  

  问路找到酒店,脸和手都被吹得通红。

  

  但他很开心,告诉酒店的人:“这是最新鲜的!我只有这么多了。”

  

  尘埃之微,补益山海;

  

  萤烛末光,增辉日月。

  

  一分一毫,都很珍贵。

  

  山西一市民,在开车拦住出警归来的消防车。

  

  消防员以为是附近有警情;

  

  下车后才发现是这位市民送来了300个口罩。

  

  南京公安检察站。

  

  一辆白色轿车停在路边,下来一个戴口罩的男人。

  

  他一边从车上搬箱子,一边对民警说:“拿点东西给你们!我从土耳其人肉背回来的。”

  

  飘洋过海带回来的,是一大箱口罩。

  

  民警问他:“您贵姓?”

  

  他一秒也未迟疑:“免贵,中国人就行了。”

  

  中国连锁20强企业之一的步步高集团,自疫情爆发以来,670家门店的经营受到影响。

  

  但董事长王填与步步高7万名员工仍然一直为抗击疫情而奔走,积极利用海外渠道,集中采购国内紧缺的医疗物资。

  

  2月5日早晨,一架载满医疗物资的航班,由德国法兰克福飞往中国。

  

  就在当天,43200个口罩、8800件防护服和31500双手套,分发到了各家医疗机构。

  

  没有什么豪言壮语。

  

  但这一幕幕,让人泪目。

  

  既为中国人,便为中国人。

  

  网上有张合影,你们一定都看过。

  

  十几个人简单地站成一排,没有美颜,没有打光,每个人的脸都看不清。

  

  但是,很戳心。

  

  特警,护士,医生,城管,环卫……

  

  这场灾难无人幸免。

  

  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想办法“幸存”,想办法让身边的人,一起“幸存”。

  

  在一线的你,在病床上的你;

  

  在家里的你,在外奔波的你;

  

  每一个在疫情下坚守的你,都并不孤独。

  

  人间至善,永不消逝。

  

  越当黑夜来临,越能看到这一个个平凡而善良的灵魂。

  

  那些隐瞒病情的人。

  

  那些说出谎言的人。

  

  那些满不在乎,到处乱跑的人……

  

  记住温暖,勿忘冰冷。

  

  就算无能,也别无耻。

  

  别让那些像星星般发着光的人,觉得心寒。

  

  别让那些付出,毁于一旦。

  

  早在1月30日,上海传染病权威专家张文宏,就预测过抗疫的三种结局:

  

  最好的结果是:2-4周内所有病人治疗结束,2-3个月内全国疫情得到控制;

  

  最差的结果是:控制失败,病毒席卷全球;

  

  胶着的结果是:病例数在可控范围内增长,抗疫过程会十分长,可能长达半年至一年之久。

  

  我们当然期待最好的结果,但共克时艰,不能只靠某一个人。

  

  记下他们,是为了提醒大家:

  

  请每个人,都做好自己,做好该做的事。

  

  不给病毒传播的机会,也别再给保护我们的人们加码。

  

  是每个人的选择,一起改变了这个世界!

  

  老苏和外孙女住上了院。

  

  被困在高速的湖北货车司机,昨夜在陕西报了平安。

  

  武汉最牛小区,1766位住户无一感染,无一疑似!

  

  湖北以外新增确诊病例连续7天下降……

  

  好消息一个又一个地传来。

  

  但这远远不够——

  

  我们盼望的是,十四亿中国人都摘下口罩的那一天。

  

  所以——

  

  各位!革命尚未成功!

  

  还请继续坚持!

  

  为自己,也为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