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士票购买-临颍人深圳奋斗故事

人气:190时间:2021-03来源:深圳出租车票,深圳的士票_东信票务网

  20多年前临颍县巨陵镇娄庄村丁海军是最早来深圳开出租车的,当时临颍来深圳打工的并不多,除了工资不高之外,还需要麻烦的手续,所以不是特别有闯劲的话,很少人愿意这么麻烦的过来,丁海军老乡原来是一名教师,来深圳原本就是想在工厂打工,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出租车招聘的司机的工作,于是就回老家考了驾照,从此成为一名出租车司。丁海军可能是临颍最早来深圳的出租车司机。从此开启了临颍人特别是娄庄人干出租车司机的大潮,光娄庄村一个村,在深圳开过出租车的就有七八百人。

  

  初来深圳开出租车都是先住在上沙,之所以住在上沙是因为临颍人最开始来深圳开出租车时候租房子租在了上沙,就这样一个带一个的都住在上沙,住的人多了,对于找工作也方便了,因为新人来了之后一般都是先从副班干起,老乡聚集在一起也方便介绍工作,以前出租车比较少,司机名额紧张的时候都是需要送礼才能找到一个副班的工作。

  

  图片每天下午五点左右,位于深圳龙华区油园新村五巷的一家叫麻辣香锅的饭店门口,每天都会坐着几位刚交完班的出租车司机,随着临颍出租车司机的大本营上沙的生活成本上升,很多临颍老乡都搬出了上沙,油园新村现在也住了不少临颍籍的出租车司机,这家麻辣香锅也是临颍人开的,老板叫赵闯,临颍杜曲东徐庄人,店里不设座位,以外卖订单为主,住在这里的出租车司机都喜欢来这里聊天,因为不会打扰老板做生意,老板的顾客都是外卖平台的订单。

  

  娄庄村的丁跃克是这里的常客,每天下班都会来这里。丁跃克2006年来的深圳,就是为了当出租车司机来的。来深圳之前是在临颍机械厂上班,临颍机械厂生产打麦机,打麦机就是把割回来的麦子,放进打麦机之后直接可以出来麦粒,省去了打场的过程。舞阳机械厂生产割麦机,临颍机械厂生产打麦机,这两项设备随着大型收麦机的普及,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2005年临颍机械厂倒闭了,丁跃克下岗了,当时村里已经很多人在深圳开上了出租车。丁跃克就准备跟村里人一起去深圳开出租车,当是他还没有驾照,就趁着失业以后的时间,在家学了驾照。拿到驾照之后就来到了深圳,开出租车不是有驾照就行,还需要考出租车的专业资格证,考证之前必须有深圳的居住证。所以所有要干出租车司机的人,来深圳都要经历办居住证的过程。

  

  丁跃克表示最近几年开出租车收入一直在减少,加上钱已经不如前些年顶用了,现在出租车司机的待遇已经不算好了。跟丁跃克同年来深圳开出租车的,还有临颍南街村的一位老乡,这位南街村的老乡来深圳之前是在南街村车队当司机。虽然在南街村衣食无忧,但是比较还是有南街村以外的亲戚朋友,跟村外的亲戚朋友供事打交道肯定需要钱,如果光指望村里的福利,那肯定是不宽裕。再还没有兴起打工的年代还行,当打工已经成为全民行为,打工的收入远超村里的集体福利时候,那就会出现不对等。部分对外供事多的南街村村民,迫于生活压力也慢慢出现外出打工的行为。聊起这位老乡出租车司机的工作,已经干了十三年了,每年回家一次,跟其他临颍打工的老乡并无区别。

  

  开出租车除了驾照以外,还需要考出租车资格证,出租车资格证的学习和考试虽然跟靠驾照差不多。但是考试起来不是对所有人都简单,很多人平时练习的挺好的,可是一考试就紧张,最夸张的有考了一年才考过的,说起这个考试的奇葩案例,住在民乐蔡振峰和司广恒能讲出来很多搞笑的案例。

  

  当然不是成为司机了就立马能赚钱,听一位临颍老出租车司机蔡振峰说,他们以前在深圳跑出租车时候,很多地方还都是荒地,只有华强北人多,想多拉客就只能去各个口岸拉香港人,因为刚开始坐出租车的都是香港人比较多,香港的出租车发展比较早,香港人已经养成了打车的习惯,当然当时也因为没有别的交通工具,只能打车。然而由于香港人不会说普通话,双方沟通起来会比较费劲。

  

  图片上图是我给司保才、蔡振峰、司广恒、李光灿和王广涛几位出租车司机老乡照的照片,他们现在都在民乐,都是从上沙搬到民乐的,现在除了上沙之外,很多临颍老乡也住在民乐。

  

  我跟王广涛是微信好友,他知道我想了解临颍人在深圳开出租车的事情,就帮忙联系了以上几位开车比较久的老乡,王广涛是去年才开始开出租车的,为了更方便我了解,特意推荐了蔡振峰和司广恒两位老哥,都是开了十几年了,尤其是蔡振峰,家是巨陵的,很多同学都是娄庄的,比较早知道可以来深圳开出租车,本来他在家就是开车,曾在交通局车队和南街村车队上班,是个老司机了,来深圳开出租车也比较早。

  

  说起当初深圳的情况,出租车司机们错过的最大机遇就是深圳的房子,九十年代和两千零几年时候深圳也盖了很多楼盘,当时也卖不出去,房价才小几千块钱。当时没人能想到房价能变成今天这样,除了没钱之外,很多人并不想扎根深圳也是原因之一,都是想着在这边打工之后还要回老家。

  

  出租车司机能不能赚钱除了驾驶技术之外,还有一项本领很重要,那就是对路况的熟悉程度,很多老乡初来深圳不认识路,都遇到过找不到路的尴尬事,当时没有地图导航,全靠自己的脑子,很多老乡为了尽快熟悉会骑着自行车或者步行到处跑,靠死记硬背去记路,没事的时候就拿着地图去背地图。

  

  图片因为很多老乡文化程度不高,在家都是种地的,驾照也是临时在家考的(当时老家考驾照培训也并不正式),对车并不熟悉,虽然来了之后还有出租车资格培训和考试,但是工作之后还是会闹出一些笑话。

  

  有一位老乡刚开始跑车的时候,刚出门被别人给追尾了,人家给了200块钱维修费,自己没走几步就撞上前面的车,把刚收的200块钱就给别人了,说这是刚才别人撞我的钱。他来开出租车之前,他媳妇就跟介绍人收,你还让他开出租车,你看看我们家大门和院墙上的豁子,这都是他开拖拉机撞的,这人你让他开出租车能行吗?

  

  还有一位是在家赶过马车的老乡,来了之后第一天出车是在口岸那边,因为车太多,还没走多远把保险杠给挤掉了,下去捡了保险杠走了,回去跟老乡们说那地方车太多,挤不过,以后不去人多的地方跑了。

  

  最搞笑的是这位,第一单客人拉了一位香港同胞,坐上车之后忘了怎么开了,搞了半天走不了,香港同胞跟他说,这样吧我来替你开,但是你别担心,我照样给你钱,我主要是赶时间,车太少。

  

  以上都是老乡们口口相传的笑话,具体真实度多少已经不好考证,但是这也从侧面证明老乡们都是农村出来为了养家糊口才来开车的,通过工作不断学习进步,成为一名合格的出租车司机。开车久了就不想做别的工作了,甚至有钱了之后也不太想做生意,因为出租车这个工作是现结费用的,每天都有现钱收入,再去别的工作的话不一定有这个收入高,而且可能还会有风险,而出租车是稳赚不赔的工作。

  

  现在深圳的出租车基本都变成了电动车,每个月给公司交的租金是一万出头(以前燃油车时候租金要比现在高),减去补贴之后在9000左右。通常一个人承包了之后,会找一个搭档一起开,一个白班一个夜班。如果租金平摊的话,每人4500左右,因为夜班会比白班收入高,所以夜班通常比白班要多承担一点。电动车充满电可以跑400公里左右,但是一般都不会跑完,要预留一些备用的。交班时候也要重新充电,现在都是用专业的充电桩,充满电需要一个多小时。由于需要充电桩的缘故,出租车司机居住地都是需要在有充电桩的房子附近。

  

  现在一名出租车司机白天的班,平均每天可以收入500元左右,每个月大概是15000,减去4500的租金、1500左右的电费、1500房租、1500左右的饭钱等生活成本,每个月的纯收入也就五六千块钱。

  

  这两年深圳的出租车从燃油车切换成了电车,现在切换工作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路上见的电车已经占到大部分,燃油车已经不到十分之一。自从切换电车之后,很多司机的整体收入都降低了,表面上看租金和每公里的成本降低了,但是整体运营效率降低了,因为电动车的里程太短,加上交接和充电的时间,每天工作的时间就减少了2个小时左右。这次切换也让很多出租车司机离开了这个工作岗位。

  深圳的士票

  图片临颍县台陈安刘村的刘路就是这时候不干的,2018年不开出租车后,在上沙福田体育公园附近开了一个小饭店。刘路之前并没有做过餐饮行业,是在辞职之后回老家专门去郏县学习了如何做饸烙面,然后返回深圳开了这个饭店。饭店的主要顾客也是附近的出租车司机,目前生意还不错,收入已经超过了自己开出租的时候。

  

  刘路是2011年开始开出租车的,能开出租车也是因为之前有亲戚干这个,他的姑父是巨陵的,开始是他的叔叔先跟着他姑父开出租车,后来他也来跟着开出租车。他才开始干的那几年因为没有网约车,每天收入都不错,因为老婆孩子也在这边,虽然收入还行,但是没存下什么钱,慢慢小孩大了,后面几年存了点钱,赶上燃油车和电车切换这个机会,就出来用积蓄开了个小饭店,饭店生意不错,这算是出租车司机转型比较好的。

  深圳的士票

  图片距离刘路饭店几百米上沙东村内的巷子里,王培阳夫妇也经营着一家河南面馆,王培阳夫妇是2018年来到深圳,本来也是想开出租车,因为家是巨陵镇的,身边有很多朋友在深圳开出租车。但是来了之后朋友们都劝他们说,现在不比以前了,不建议你开了。因为来深圳之前王培阳是在老家开饭店的,朋友们就建议他把上沙村内一个在转让的饭店盘下来,继续开饭店。

  

  图片这个饭店本身就是一家河南饭店,服务的都是上沙村里住的河南人,据一些长期住这里的出租车司机说,上沙村临颍人最多的时候有四五千人,上沙村也是名副其实的临颍村,最开始开出租车的临颍老乡都是住这里,后来因为生活成本的提升,慢慢就开始搬出去了。王培阳夫妇刚来的时候,每天的营业时间是下午两点到凌晨两点,每天劳累过度,休息时间也少,两个月之后就累得生病了,期间还回老家看了一段时间的病,后来营业时间就不这么久了,能休息就休息一下。

  

  图片每天下班之后都有很多开出租车的临颍老乡,来王培阳夫妇饭店吃饭,因为这里的麻辣鸡丝烩面很正宗,完全保持了临颍老家的做法,下班之后吃碗烩面,老乡们一起喷喷,高兴的时候搞几个菜,再喝上点小酒,一天的劳累也就散去了不少。

  

  图片上图中有的老乡2001年就来深圳开出租车了,可以说整个青春都奉献给了深圳,见证了深圳发展快的这20年,在打工没那么普遍和工厂工资不高的年代,出租车司机从收入上来说算是比较体面的工作,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老乡从事这个工作,随着社会的发展,全民收入都提升了,货币的购买力也下降了,而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不但没有增长,反而下降了。这时候从收入上来讲已经不那么光鲜了,很多年轻人也就不那么想往这个职业了,而上年龄的司机,很多是为了交满15年的社保,才继续从事这个工作。

  

  很多出租车老司机都感慨过,如果趁着自己的钱值钱的时候,能够及时出去做点生意什么的,可能就会有不一样的生活了,十几年前开出租车到现在还开出租车,但是开了十几年之后发现现在的收入不比不上十几年前高,其中心酸我们这些外人都能感受到,何况是他们自己。

  

  出租车在九十年代和两千零几年,坐的人还不多,出租车在以前算是比较奢侈的交通工具,一般打工的人是不敢坐的。当时虽然车少,但是乘客也少,出租车乘客的高峰期大概是2008年奥运会之后到2014年网约车崛起之前,这段时间人民都有钱坐车了,出租车属于供不应求了,打车很难打,所以网约车就来了,现在出租车司机有用app接单,但是需要抢单,大部分收入还是靠线下的乘客直接拦车。

  

  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大多数人都坐得起了,但是这不代表出租车的收入就会增高,因为随着公共交通例如地铁公交的普及,以及网约车的快速崛起,都在分出租车的市场,站在司机的角度,他们会觉得时过境迁风云变幻。但是作为咱们消费者的角度,会觉得交通越发高效和实惠。

  

  到底有多少临颍人在深圳开出租车,目前没人说的清楚,保守的说法是一千多人,激进的说法是有三四千,具体数据没法统计,主要是因为临颍籍的出租车司机缺少一个组织,应该有一个总工会或者党支部的组织,可以帮助大家来协调,希望相关部门能给这个群体更多的关怀。